秦双城

开国/当代water watch,历同,欧美,也看一点APH。

填词仍然没什么长进。
以此纪念站定陈韩一周年(。

答应好的文现在还没写完,并且越写越不像一篇文,我对自己也很服气。

罗大鸟与草上飞:

暗搓搓再放两首
正经向的陈粟和不正经向的刘邓【x
——
唐多令·陈粟
        烽火助千行,清平又逞狂。恨君言、岂是文章。阴字添出多少怨,二十岁,却沧桑。
        儿女竟结良,客斟能几觞。醉不成、何处黄粱。笑见西风秋桂里,共把盏,与陈郎。
西江月·刘邓【梗源电影】
        就此应当别过,明朝必定重齐。劝公切莫妄生疑,年少自该多力。
        张口片言无有,抬足寸步难移。枉云来世以相欺,恨不迟君一纪。

罗大鸟与草上飞:

想写十帅的谢幕诗
最后只写出七首hhhhh
先发出来吧
——
雅怀·六三
天地苍茫也定休,从风自古莫闲愁。
鲲鹏岂是梧桐客,日上苍穹庇九州。
育蓉·七一
漫眼黄沙有路开,荆门一去冢何埋。
琵琶曲动山河泣,不惧来生愧紫台。
仲弘·七二
世事无常岂易知,朝来暮去恨行迟。
泉台龙虎风云会,再渡长江我赋诗。
明昭·八六
尝登复水与重山,暮晓南窗几处残。
一纸真诚君请就,结言再为我合棺。
沧白·八六
诸葛一生何谨慎,吕端大事俱糊涂。
青灯枉记青白事,却向青天问有无。
象谦·九〇
万里东风梦里沙,春秋又度几年华。
青山难解河西恨,愿作尘风伴桂花。
福骈·九二
细语微言愧自名,书成掷笔叹孤宁。
清明不祭庐山雪,月上庐山雪自莹。

宁正在会上说小话被拍到,某位同好兴致勃勃地找我讨论他们俩在聊什么,会不会是在谈论上海的风情和美食……
我:(硬生生地把已至嘴边的回复吞回去)
“……是啊,大概都是在想故乡的莼鲈吧。”


「华亭人再也听不到华亭的鹤唳
黄河边再也见不到长江的风景
秋风起时归故乡的,留下一句托词
也藏不住心底的悲凉和侥幸」

一个脑洞。
既然大抗战这种卡牌手游并没有取得很大的反响,为什么没人来搞一个《恋与大将军》
岂不美哉【手动滑稽

#假装自己更文了#二则

【开国圈填词】逝者如川

三年前的旧作。
原先似乎是想填毛周林,后来我也不知道填出来的是什么……


原曲:《手掌心》
填词:令弦

「别梦依稀咒逝川。」

亦步亦趋 如履猜忌的薄冰
做一片 紧随在谁身后的阴云
一路前行 多少名字都抹去
再相见 已是深宵残梦里

曾经意气 不惧飘摇的风雨 却在消磨中淡去
徒留耳畔交加冷语

逝川春水东流去 燎原星火渐将熄
铁马冰河入梦 犹记昔年雪白染血红
荣辱生死曾与共 而今一并付秋风
沧海横流狂澜云烟中

年少悲欢 相忆不觉已太晚
问逝川 奔流到海岂复还

一并行过 漫漫长夜的星火 黎明曙光的颜色
不抵终局一曲挽歌

千年秋风复萧瑟 凭谁问沧桑几何
豪情磨灭将尽 不似旧时挥毫落笺书
苍茫廖廓故乡土 万木零落尽荒芜
却是故人尽散谁相负

一路同行至白头 互不相让至最后
恍然间回首 惊觉已无人伴左右

逝者如川水长流 川水长流遏飞舟
舟中少年音容似谁意气风发的时候
碧水又绕旧沙洲 梦中逝川的尽头
万山红遍依稀是 寒秋

很久以前答应@容局委的念念淮 要填个翟秦…也算寡妇组补完计划吧【什么
看了一下,“树”这个意向在他俩的文里出现过好多次。没听过《树读》,最初想到的其实是“树犹如此人何以堪”和“树若有情时,料得不会青青如此”。


P.S.第一次拗对了所有平仄,兴奋

悄悄推首歌。

「曾有多少春风画卷 留住盛世花
记得年年今日 烟火满京华
千人万人千里万里 送我指间沙
二十八年梦里 水月与镜花」


分享河图的单曲《长歌送魂》http://music.163.com/song/27571864?userid=288724064 (@网易云音乐)


悄悄放个MV。
开国圈cp混剪,今年七一贺礼。
内含彭左/寻粟/蔡周/毛周/毛林/高陈/刘周(?)/琴谦/陈粟/南陈北李/林粟林/薄云/周邓/叶徐/粟张/刘林
其实电脑里没存很多资源,有啥剪啥23333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8138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