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双城

开国/当代water watch,历同,欧美,也看一点APH。

填词仍然没什么长进。
以此纪念站定陈韩一周年(。

答应好的文现在还没写完,并且越写越不像一篇文,我对自己也很服气。

【开国圈填词】逝者如川

三年前的旧作。
原先似乎是想填毛周林,后来我也不知道填出来的是什么……


原曲:《手掌心》
填词:令弦

「别梦依稀咒逝川。」

亦步亦趋 如履猜忌的薄冰
做一片 紧随在谁身后的阴云
一路前行 多少名字都抹去
再相见 已是深宵残梦里

曾经意气 不惧飘摇的风雨 却在消磨中淡去
徒留耳畔交加冷语

逝川春水东流去 燎原星火渐将熄
铁马冰河入梦 犹记昔年雪白染血红
荣辱生死曾与共 而今一并付秋风
沧海横流狂澜云烟中

年少悲欢 相忆不觉已太晚
问逝川 奔流到海岂复还

一并行过 漫漫长夜的星火 黎明曙光的颜色
不抵终局一曲挽歌

千年秋风复萧瑟 凭谁问沧桑几何
豪情磨灭将尽 不似旧时挥毫落笺书
苍茫廖廓故乡土 万木零落尽荒芜
却是故人尽散谁相负

一路同行至白头 互不相让至最后
恍然间回首 惊觉已无人伴左右

逝者如川水长流 川水长流遏飞舟
舟中少年音容似谁意气风发的时候
碧水又绕旧沙洲 梦中逝川的尽头
万山红遍依稀是 寒秋

很久以前答应@容局委的念念淮 要填个翟秦…也算寡妇组补完计划吧【什么
看了一下,“树”这个意向在他俩的文里出现过好多次。没听过《树读》,最初想到的其实是“树犹如此人何以堪”和“树若有情时,料得不会青青如此”。


P.S.第一次拗对了所有平仄,兴奋

来奶一口春花。
广东就这么一夜之间入秋了,接连几天凄风苦雨,让人很想填这种词(。

*鹧鸪啼声,“行不得也”。

一个疯狂用典(gěng)的满江红。

群发毒奶【不是

仍然梁淞明X韩晓。

一写他们就秒变怨妇词,一定是cp气场的错。

梁淞明,韩晓。

莫名其妙就入了梁韩的坑,所谓北极圈中的北极点……
不填一首怨妇词怎么对得起韩寡妇这个外号(。

黄长舟,朱少青,汪临渊,晋语冰。

大概是一个没什么CP向的脑洞。

“很多年以后,当黄长舟与朱少青第无数次于院中荫凉里的两张藤椅之上对坐闲聊时,他们的话题终于悄然滑向了那两个曾经都那么耀眼的名字。
那个午后阳光明朗,花架上的紫藤束束缕缕垂下来,有两只雄心勃勃的蜜蜂绕着花蕊追逐嬉戏。盛夏的空气闷热而凝固,黄长舟随意地摇着手中的扇子,没有一丝凉风,只引来紫藤萝若有若无的一阵轻晃。”

【黑历史填词】重门

原曲:邓紫棋《蝶恋花》
CP:你猜(*/ω\*)


算尽机关 算尽红墙幽深
又添暗流汹涌风云诡谲一层
独卧秋枫白露嘉陵江水清冷
仍相候 逾约的人
庙堂间 笑脸掩半面 发鬓繁霜痕
身犹振奋 心却 沉沦

狭路相逢 紫台连苑初春
张扬恣肆言辞谈吐似假还真
致意过后无意相对矜傲眼神
于阴沉 藏匿微温
算如今 又金鳞遍地 秋叶黄几轮
忆昔年 摇落渝州城

愈是旗鼓喧腾
便愈是 摄人心魂
风刀霜刃中漠然静等
千里外 残照时分

十指相握一瞬 仿若热情拥吻
自是镌刻下彼此掌纹
恩与怨 爱与恨中 反复辩证
至此 成败再不论

无需徒然放纵 挥霍枯涸热忱
十面伏阵 再掩上重门
再风光 又争似 求仁得仁
何劳陌路人 伤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