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双城

开国/当代water watch,历同,欧美,也看一点APH。

【木白/晋曦】同来何事不同归

啊啊啊写的好棒!感觉已经把我设想中的结局写出来了_(:з」∠)_

The leaf of ginkgo:


背景是 @秦双城 的球闪AU,先自己yy一个甜甜的he【???】


战争胜利那天晚上,首都的天气极好。夜空仿佛是块黑水晶般的空明澄澈,繁星点点,月光朗照。欢庆胜利的市民们涌上街头,在温软清甜的夜风中喜极而泣,天安门广场上彩旗飘扬,灯火通明。


人们相互握手、拥抱,不管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他们之前从未肖想过这次胜利,等美梦成真时,便欣喜若狂。


这种时刻却有开道的车辆摁着喇叭,催促着他们为一辆挂着军队牌照的轿车让开道路。人群的喜悦顿时降了温,叽叽喳喳地议论起军队怎会有这种人,人家在前线的将军士兵浴血搏命,他却在这里耍威风!


可道还是要让的。人群如潮水退潮般为那辆车让出一条堪堪能够通行的道路,然后又合拢在一起,继续他们的欢庆。


如果他们知道,那辆车里是万千少女钦慕的木白将军,为战争胜利殚精竭虑,也在战争中平息了对他能力的种种质疑,获得了几近他父亲一样的赫赫荣勋的人,大概不会这样放行。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车内挂着厚重的窗帘,也没有开灯,黑暗仿佛没有边际一般地吞噬了他。他掀开窗帘的一角,眼角微红,“他们好像都很高兴。”


“将军……”


“再快点儿。我怕……”木白努力克制住自己声音的颤抖,他才刚刚回国,甚至刚刚准备参加庆祝活动,就有人推开搡开所有人告诉他——


晋曦副总理病危。


木白洒了手中的酒,下一秒他转身离开会场,把所有阻拦和疑问抛诸脑后。


他知道战争也同样摧毁了他的健康,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这么快……


怎么可以。


他闭上眼睛,一张苍白清秀的脸不似武人,只能让人想起他的父亲。泪水从他紧紧阖着的眼睑下流淌出来,他恍然想起父亲送别他的战友们时流下的热泪。


原来,是这样吗?


车窗外的欢庆达到了高潮,烟花在天空绽放出一朵朵艳丽的形状。木白只觉得浑身发冷,却脱下了军装外套。


他不想老朋友闻到他满身征尘。


凯旋归来的上将蜷在一片黑暗的轿车后座上,去赶赴一场告别。


“晋副总理从战争开始时心脏就不太好,但是他不让我们告诉您……将军,您别怪我们……”


木白推开车门,对医生努力蓄起一个温和的笑容,“是,我知道。他那个脾气,你们也没办法。”


如果是我,也不会让他知道一个字的。


他推开病房门,室内的医生护士都吓了一跳,纷纷问了将军好。他努力维持着最后的风度,“你们都出去吧。”


“将军,副总理的情况……”


“我只是想陪陪他。”


他身边的人开始有礼貌地请医生护士出去,他目不斜视,走到他病床边上。


“把灯关了。”他轻声道。


有人照做了。他在椅子上缓缓坐下,轻轻握住晋曦的手。黑暗温润如水,把两人都轻柔地包裹住了。室内只有监护仪器的嘀嗒声有条不紊,好像在冷漠地倒数着晋曦的生命。


“我来看你。”木白说。


晋曦双眼紧闭,脸色是不正常的潮红。木白想,他可终于能睡个好觉了。不像我,到现在还没闲下来过。


这样是不是也挺好。


木白觉出有人扼住他喉咙般的窒息,却是笑了笑,“咱们小时候,你睡眠质量就比我好,打雷都不醒……哎,这些事,你还记得吗?”


应该记得吧?


彼时,他们是无忧无虑的红贵少年。每天最大的烦恼,是少了哪张漂亮的糖纸,爸妈不许我多吃冰淇淋,最要命的也就是那个哥哥骑了凤头车了,我还没有。


命运给了他们优渥的生活与人人钦羡的特权。不懂事的时候,他们只是安然享受这一切,童年如梦一般斑斓。


可是后来呢?父母地位因为一次次运动沉浮,从小就接近权力中心的他们早早就领略了世态炎凉,波诡云谲。


那时他们才觉得,命运馈赠了他们得天独厚的礼物,给予他们广阔的视野与舞台,如果不为这份事业努力奋斗,如何对得起父辈给予的荣光?


然而他们却是这个圈子中人眼中的异类。


“你和晋曦,仗着出身和好皮囊,太招摇太显眼。你们的父亲是这样教导你们的吗?”


“我不知道晋叔叔说过什么,我爸只说,让我做一个合格的军人。”


说这话时,木白微微一笑,“我会证明,我是一个合格的军人。”


谈何容易。他上升的每一步,都有人把他和他父亲比较。他们说,在你这个年纪,你父亲已经……


他听了,只能笑着点点头,“我做得还不够好。”


晋曦下放到地方做县委书记的前夜,木白请他吃饭。他们俩都不爱喝酒,那天却喝了半瓶茅台。


“你知道吗,我爸和我说,长征路上,他最开心的回忆就是喝茅台酒了……真有意思……”木白微醺,有了平日少见的活泼,“来,咱们也试试,喝完高不高兴。”


晋曦搂住他的肩膀,笑得开怀,“当然高兴啊!和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喝酒能不高兴吗?”


“那你可得好好珍惜我请你喝酒……去了地方,可没人再惯着你啦。”木白摇摇酒杯,“晋曦,你既然做了决定,可要坚持下去……”


晋曦深深看他一眼,“放心吧,只要你不放弃,我怎么会放弃?”


那么,现在呢?


木白眨眨眼睛,不让泪水掉在晋曦手背上。他在最艰难的时刻都没有流过这么多眼泪,现在,怎么能这样没出息。


他接着轻声说:临江省和凌河市的老百姓都希望你退休以后回他们那儿……你说,你要回哪儿去呀?


“我回不去啦。”


木白浑身一个战栗,再三确认是晋曦睁开了眼,声音微哑,却很清晰。不祥的痛苦席卷了他全身,却只能努力笑道:“怎么就回不去了。”


“你来了……常胜将军不去参加庆祝活动吗?”


“我们在后方忙得病倒了还不告诉我的晋副总理没去参加,我去参加有什么意思。”


晋曦虚弱地笑了笑,想要坐起来,却依旧浑身无力。木白连忙按住了他,把床摇了起来。他刚要按铃,却被按住了手腕。


晋曦摇摇头,“不用了,最后这一会儿,我想和你说说话。”


木白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好。”


“老虎,”晋曦说,因为没有力气,他说得很慢,“其实我挺开心的……而且,谢谢你……”


他已经好久没这么叫他了,自从走上政治舞台,他们私下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每次碰面,也是公事公办。木白恍惚,也叫道,“喜来啊……”


“我从来没想过,还有人能这么理解我……肯和我一道……其实你力荐我出任副总理的时候……别人都笑你傻……”


木白噗嗤一声笑了,“我一直都这么傻,你还不知道吗。”


“不不不,你不傻……你是我们这些人里最聪明的,可是太聪明了……也不好……我知道你一直都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为了你爸忍了下来——”


“我现在不后悔了。”木白截断他,“因为后来能够和你一道……我不后悔了。”


晋曦缓慢地眨着眼,他的眼神开始涣散,眼前仿佛又是他们年少的时候。南海的冰场,北海的游船,北戴河的夏日,香山的红叶……


“老虎……哥哥……我真的,很高兴……”他紧紧攥住木白的手,“我做了我想做的事,终于可以……去死了……”


“别这么说……”木白反握住他的手,“你还有很多事要做呢……好好养病……”


“嗯……好……”晋曦闭上眼,“我先睡一会儿……”


木白轻声道,“睡吧,我守着你。”


监护仪器警报大作,医生护士听到动静都纷纷推开门冲进屋里,木白背对着他们,摆了摆手,“不用了。”


“让他好好睡吧。”


警报声戛然而止,室内就连那点儿莹绿色的光点都不见了,一片漆黑。


战争胜利翌日,政府公布了晋曦副总理的讣告。


木白将军担任晋曦副总理治丧委员会主任。


木白站在晋曦家门口,等他们整理好东西出来。他已经不想面对不愿面对,只怕触景生情。


可该来的终究会来。


“将军,这个影集……您看看。”
木白伸手接过,影集里只放了一张照片,黑白的,照片上只有两个人。


是他和晋曦。


木白把照片抽出来,翻到背面,赫然是还不成熟的少年字迹:


和老虎哥哥谈心留念,1964年7月


正面,含着一点儿冷傲神色,却又微笑恬淡的年轻人和另一个笑容灿烂的少年勾肩搭背。


木白低下头,泪如雨下。


Fin.


评论(2)

热度(12)

  1. 秦双城The leaf of ginkgo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写的好棒!感觉已经把我设想中的结局写出来了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