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双城

开国/当代water watch,历同,欧美,也看一点APH。

【木白/晋曦】洒向千峰秋叶丹(五)

我不知道刘上将什么性格…但是这章还是想给他刷个脸【喂

一场秋雨一场寒。
道路两旁已经有了零星的黄叶,都是被倾盆大雨从枝头冲落的,似乎是提前昭示着晚秋的肃杀景象。林云穿了一身便装,手中撑的小小的黑伞在雨里极不起眼,仿佛就要融进晦暗的天地中去。
她快步走进一间大院。院子并不新,设计布局和建筑风格都很像木白的住处,一看便知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风格。远处一道自动铁门在雨中若隐若现,她在门前停下来。
“我找六号首长汇报工作。”
林云向站岗的卫兵出示了一张皮夹里的证件,然后又轻声对卫兵说了几句什么。卫兵点点头,放行了。铁栅门沉默地向两边滑开,那个轻盈的身影走进去,很快消失在重重雨幕中。

她脱下大衣,挂在门口的衣帽架上。屋里很暖和,靠窗的一张书桌上亮着暖黄的台灯,与窗外冰蓝色的秋雨俨然两个世界。灯光恰到好处,将摆在书架上的那些相片映得更陈旧了些。

一个穿着军装的背影正坐在桌前写字。她放轻了脚步走过去。

“小云啊,这次又是为了什么找我来了?”刘上将,也就是方才林云口中的“六号首长”,听见她的脚步声,转过身来。他和缓的语气里倒是带了些调侃,“我猜猜,是想搞新项目,还是经费又不够了?”
“瞧您说的,我哪敢每次来都缠着您要钱。”林云笑了笑,从随身的公文包里抽出几份文件,“我是来汇报工作的,也向您反映一下项目组在工作中遇到的一些问题。”
说是这么说,如果真的只是一次寻常的工作汇报,林云自然会向她的直接上级去汇报。身为一个少校还时不时往上将办公室跑,这种性子除了木白大概也没谁能惯出来了。
刘上将也没说什么,接过文件看起来。
趁着他看文件的空当,林云有些好奇地扫视了一遍书架上的照片,其中不乏她熟悉的面孔。她看完了右半边书架摆着的那些,估计刘上将也差不多读完了文件,于是转过身去。不出林云意料,他正对着收集球状闪电的措施这一大段文字反复沉吟。
“目前用于激发球状闪电的方法是由两名飞行员拉着电弧在高空飞行,这本来就是十分冒险的,现在还要用探杆去接触……”
“这险必须得冒。”林云一反常态,斩钉截铁地说。
“别无他法。”

刘上将抬起头来看着林云,她的眼神没有丝毫闪躲,反而坦坦荡荡直迎了过来。

真的,有时候在不经意之间,这位年轻气盛的少校会显露出独属于上个世纪的军人的某种特质。

“这我知道。”他将眼神收回来,笑了笑,“毕竟是特殊时期,又是在这么一个特殊的领域……这样吧,我考虑一下,明天你如果需要的话,再来问我。”
林云怎么听这语气都是准备答应的意思,于是高高兴兴向他道了个谢。刘上将以为她办完这事要直接回去了,没想到她却并不急着走,而是慢慢踱到书架的左半边继续看那些黑白或者彩色的老照片。
在几乎是清一色的军装合影中,有张照片尤其醒目。那是几个稚气未脱的少年,都穿着齐整的白衬衫站成一排,背景是一片阳光明媚的海滩,但不知为什么,不是很像在南方。
林云毕竟是见过父亲年轻时候照片的,一眼就认了出来——站在最右边,瘦高个子,眼中还带着些隐约的忧郁神色的,可不就是木白吗?
可是再看到其他几个人,虽然似曾相识,林云却怎么也不能将他们同哪张记忆中的面孔对上号。那样明澈真诚的眼神是只属于他们少年时代的吧,那些曾经恣肆张扬的人到现在是不是都只剩下了沉稳持重的神态?
刘上将看见林云在这张相片前站了许久,就也走过去,将它从书架上取下来,指着木白身旁的那几个少年:“这个是晋曦。这个,是我。哦,这个搭着我肩膀的是晋辰,晋曦的弟弟。我们俩是从小玩到大的,以前还是同班同学……”
“这张照片是在北戴河拍的。说起来,这个主意还是你爸爸想出来的。当时我们都觉得,又不是什么隆重的大事,没有拍照的必要,可是他坚持要拍,说是留作纪念,我们也就拍了一张。就这么一直留到现在了。”

林云告辞的时候刘上将的思绪好像还没有离开那张老照片。她似乎听见刘上将用他特有的平和语气喃喃,“哎,你说你爸小时候那么憨直的一个人……”
“憨直?他?”
林云觉得自己大概是幻听了,要不就是刘上将对她爸有什么误解。嗯,一定是的。
“您确定?”
“是啊。小时候我们几个去北戴河玩,总是喜欢去沙滩上,站在浅海里玩水。就他,晋曦往他身上泼水,他也不还手,就站在那儿只顾笑……”

“…”
“……哦。”
“那好的叔叔我没事了我先走了再见。”





TBC.




其实要是真按本文设定时间,刘上将那时候在总后勤部……强行总参233333

评论(8)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