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双城

开国/当代water watch,历同,欧美,也看一点APH。

【木白/晋曦】洒向千峰秋叶丹(四)

关于林云的年龄有个bug,原设定里她这时候二十多岁,不过大刘写球闪的时候是2001年,而我把故事延后了差不多十年……但是这篇文里她还是一位二十来岁的年轻少校,时间线难免会错乱,见谅XD

「球状闪电武器部队成立了,最初只有一个连的兵力。部队的代号为“晨光”,这名字是我和林云想出来的。」 ——《球状闪电》第161页

“代号由我们来起吧。”林云说。“毕竟球状闪电武器是我们大家的心血,也是这些日子里共同奋斗的目标。”
陈博士点了点头。

第一次激发一颗球状闪电的景象仍是历历在目。他们坐在直升机机舱里,看着窗外黑暗中那道雪亮的电弧划过夜空,伴随着直升机螺旋桨的轰鸣。这时候它出现了,有如暗夜中燃起了一团奇异的橘红色辉光,染红了周围几片轻纱一样的薄云,像一片微小而璀璨的朝霞。
“是啊,多像一场日出……”陈博士喃喃道,“起个什么名字好呢?朝晖?旭日?”
可是林云摇了摇头。听见“日出”这个词语,浮现在她脑海中的却是另一番景象。

那是在她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大概是因为女儿马上就要离开家去读高中,木白抽出了三天时间说是要陪她出去玩。待到两个人在兴奋中迅速收拾好行囊,木白才向她郑重宣布此行的目的地。
他说,走,咱们去凌河,找你晋曦叔叔去。
晋曦自然是很热情地招待了他们,不是在他的住处,而是在办公室。木白和他就坐在办公室里谈天谈了一下午,林云有时候坐过去听听他们的聊天内容,有时候又自己一个人去翻看晋曦桌上的一大沓报纸,倒也不嫌无聊。晋曦现在是大忙人一个,尽管如此他第二天还是抽出了几个小时陪木白和林云在市里转了一圈。对于从小在北京长大的林云来说,凌河这座临海的城市确实十分吸引人,所谓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也不过如此。
这么逛了一天,木白的心情似乎格外好,问她还有什么想去的地方。林云想了想说,那就明早去看海上日出吧。
木白答应得倒是很爽快。晋曦在一旁说,他自己也喜欢看日出,正好每天也起得早,走出大院一抬头就能看见漫天的晨光。这时候木白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对林云笑着说,他名字里那个“曦”字可不就是晨光的意思。

次日一大早,三个人就到了海边。
海风很大,直吹得人面颊发酸。他们就站在那里,在那一片黎明的海滩上,白浪正在悄然上涨。三个人一边聊天一边看着远处海天相接的地方,雄浑的红日在天尽头的云层中时隐时现,朝晖的颜色映在大海的粼粼波光里,像无数片颤栗的金鳞,又像深海中燃起的火焰。
——后来林云在别的地方也看过很多场日出,见过西伯利亚林海雪原里初升的白日,也看过泰山玉皇顶雷雨过后的万顷金光,那些景象都要壮丽得多,可是再没有哪一场能比得上凌河银滩上的晨光。
那是她二十余年的记忆之中,鲜有的无忧无虑的时刻。

林云回过神来,嘴角还留着一丝隐约的笑容。
“我们的部队,就叫‘晨光’吧。”



TBC.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