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双城

开国/当代water watch,历同,欧美,也看一点APH。

【木白/晋曦】洒向千峰秋叶丹(三)

今天的第三更。别问我今天发生了什么,下午喝了罐红牛,现在整个人还在亢奋状态。

「电视上正在播新闻,形势又紧张起来,战争的阴云越来越浓。」 ——《球状闪电》第90页

这天恰好是周日,林云在项目组还没回来,木白家里帮忙做家务的张姨也休息去了。这间因装饰简朴而显得格外宽敞的客厅里,只剩下晋曦和木白两个人。晋曦盯着木白的背影看了一会,后者手中拿着一份文件,时而看看那张总共也没几行字的纸,时而又抬起头来看着那两张占了一整面墙的地图。
晋曦望着那个瘦削的背影,没来由地就想起了一件事。

关于晋曦任副总理一事,党内反对的声音其实并不少。至于后来终于定下了这份委任,除了决策者深思熟虑过后最终的肯定,想必也和木白的力排众议有关。不用想就知道,在力荐晋曦任这一职务的人里,他是最先站出来的那一个——或许也是起了最重要作用的那一个。
晋曦平日里很少看电视,那天偶有闲暇顺手打开电视,却立即听见了电视中木白的声音,一身齐整的军装在镜头前侃侃而谈。晋曦平常和他相处时还没觉得,看着他在公众面前的正经模样,倒真有几分高级将领的威严。
木白说了好几分钟,都是关于在特殊时期应适当采用非常规措施,处事用人都要灵活、不能墨守成规这样一类的观点。没有一句话指名道姓,可在这个节骨眼上发议论,分明每个字都是为了他。
晋曦沉默了一会。这样的表态也太……明显了吧……他自己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其实对于他来说,在哪个位置上都一样能干得风生水起万众瞩目。但毕竟,副总理的位置是更宽广的舞台,交付与他手中的一整片大好河山。再说了,谁不想往上走呢?
他给木白打了个电话,待到那一头接通之后,巧舌如簧如他却一时说不出什么话来,过了很久很久,才终于启口说出那声分外沉重的“谢谢”。
电话那头轻笑了几声,“看你说的,我不帮你还能帮谁啊?”
停顿了一小会,那个轻松的语气忽然变得认真起来:“晋曦,我说真的,只要有我在,你就永远不会是万里孤臣。这个,你大可以放心。”
他说得很真挚。


这时木白终于慢悠悠转过身来了,绕过摆满了文件的大办公桌走到晋曦身旁坐下。
“从今天开始,全军进入二级战备状态。”木白向晋曦扬了扬手中的一纸文件,然后把它拍在茶几上。晋曦点头,抿了口茶,没说什么。
意料之中的事。早在半年之前他们就放弃了通过外交途径和平解决争端的幻想。什么时候开战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了。
这个话题并没有在他们之间延续下去。反正在专题会议上有的是时间表达意见,不如思虑周全之后再到那时候去讨论。再加上两人的观点一向十分相似以至于不需要用语言徒劳论述,他们之间鲜少谈起这些。
晋曦换了个相对轻松些的话题:“林云的研究做得怎么样了?”
“就在你上次问我之后,总装决定让理论界的人介入项目,很快就有了突破性进展。”木白也给自己倒了杯茶,杯沿触到嘴唇时却又皱了皱眉嫌茶水太烫,只喝了一小口就放了回去。“我已经派了人去他们项目基地,这样也好及时了解情况。他们现在已经研制出了武器,初步投入使用,很快就要举行一场演习来争取经费。你要是感兴趣,可以抽时间去看看。”
“这么说来,你拨给他们的经费不够用了?”
木白转过头看着晋曦,眸子里是似笑非笑的神色:“我根本就没有给他们批经费,所有资源都靠她自己去争取。”
……您历练子女的方式真特别。晋曦含着一口茶差点喷出来。
他在心中算了算自己这个月的日程安排,似乎没有时间去看演习。不过转念一想,实战中终归是能看到的,也没什么可遗憾。
晋曦见过林云几面。那时候林云还是个小姑娘,母亲刚去世没几年*,总是安静敏感的样子,只有在谈及军事与武器相关的话题时才会兴奋一小会。听木白说,这孩子倔得很,有时候不达到要求就不愿撒手。这么些年过去,一转眼她已经读完了国防大学的博士,成为一名研究新概念武器的少校了。
这时木白又正色说道,“不过我还是认为,她对战争的思考应该更深刻一些、整体化一些,不管她对武器有多痴迷,靠一两件新式武器赢得整场战争的想法都是十分幼稚的。”

——当然,在那时候无论是晋曦还是木白都不会预料到,后来他们再听闻林云与她的新式武器的消息时,会是在另一个场合,以另一种方式。




TBC.

*林云五岁时母亲在中越战争中牺牲,这是原著的设定。虽然作为木白的妻子不太可能会上前线,更别提牺牲了……但是还是沿用了这个设定。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