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双城

开国/当代water watch,历同,欧美,也看一点APH。

【木白/晋曦】洒向千峰秋叶丹(二)

今天双更,快夸我(。

「车最后开进了一个门口有哨兵的大院,院里有一排排整齐的住宅楼,都是有大屋檐的五十年代风格的建筑。车穿过几排杨树,最后停到了一幢二层小楼前,也是那种五十年代风格的建筑,看到这样的建筑,如果问你第一个想到的词,那肯定是“父亲”。」 ——《球状闪电》第99页

初秋的北京,聒噪的夏蝉渐渐没了踪迹,只剩下大院周围几排高大的白杨在风里沙沙作响,唱着伴随着他们从小到大的清脆歌声。红旗轿车在院门前缓缓停下,晋曦走了下来。哨兵见到他,敬了个礼。
抛开媒体上极高的出镜率不说,晋曦对于这里站岗的卫兵也是熟面孔了。众人皆知他和木白打小就玩得好,到了现在仍会隔三差五来找木白。先前晋曦在地方上,两人一年不过见几次面,如今他回中央任了副总理,都在京城,见面的机会自然多了不少。
——即使是旁人也能感觉到,他们两个与这个小圈子里的其他人似乎有些不同。于别人而言,父辈留下的光鲜辉煌的家世是衣锦,是高台,是拥有更多选择的自由与做一个富贵闲人的权利。可是他们呢,恨不得做出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好让全天下都知道自己的名字,仿佛这样才不会辜负他们与生俱来的荣光。他们自愿将那些耀眼的名字与头衔镌刻进血管里,伴随着炽热的鲜红,在心跳的搏动声中涌遍全身,循环往复,永不止息。
所以很奇怪,“传承”与“延续”一类的字眼,最终被加诸于他们两个众人眼中的异类之上,却又丝毫不显出违和来。

「客厅的陈设很朴素,基本上没有什么装饰品。墙上那两幅中国和世界地图面积很大,几乎占了一整面墙;我还注意到一张很大的办公桌,那肯定是办公桌,上面放着一白一红两部电话,还散布着一些很像文件的东西,整个客厅看起来有很大的办公室的成分。」 ——《球状闪电》第99页

晋曦以他平时惯用的快速步伐大步走上楼去。往常木白听见他上楼的脚步声,一定早就坐在正对门的大沙发上等他了。然而这一回,晋曦在客厅并没有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
他四下望了望,发现木白就在那张大办公桌后面,背对着他,趴在一张黑色皮革的靠背椅上,聚精会神看着墙上的地图。这个有点像骑马的坐姿让晋曦有些眼熟,却又一时想不起究竟是在哪里见过。
眼看木白是一时半会不打算起身了,晋曦没去打扰他,也没客气,拿起客厅茶几上摆着的空茶杯给自己倒了杯热茶,坐在沙发上慢慢喝起来,动作轻车熟路像在自己家里一样。



TBC.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