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双城

开国/当代water watch,历同,欧美,也看一点APH。

【侯祁/政法三杰】智斗(短,一发完)

ooc慎。

还是在汉东大学的时候,三个人到乱哄哄的街边大排档去喝酒,喝到酩酊大醉,然后就开始控制不住地胡言乱语外加傻笑。也不知道是哪句话触动了侯亮平争强好胜的神经,他噌地一下站起来,一只脚踏着椅子指着祁同伟说,我知道你哪点比不过我了,你唱歌不如我好!
孙猴子,你唱的歌能听?祁同伟抬头笑道。只怕你都不好意思在这儿唱,影响了人家生意多不好。
那你倒是来一个。侯亮平不依不饶。
大概是因为刚喝的酒上头了,祁同伟扶着椅子摇摇晃晃站起来,一开嗓便是一句《智斗》,嘹亮的戏腔在大排档嘈杂的说笑声中格外引人注意:
“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拢共才有十几个人七八条枪……”
四周霎时安静下来,几秒钟之后忽然爆发出一阵叫好声和掌声,众人纷纷转过来看热闹。
侯亮平见到这样,按捺不住了,接着祁同伟的词也唱起来。
“我虽然读书在东洋,沙家浜毕竟是故乡,这春来茶馆我毫无印象……”
侯亮平的声音高昂清越,祁同伟的声音低沉稳健,两个声音相互交织着,确是十分动听。眼看着两个人都快唱到忘我的境界了,全然忘了自己姓甚名谁,还以为是胡传魁和刁德一现世斗嘴来了。陈海倒是一直没起身,坐在一桌子的残羹剩菜前,托着下巴看着两人,吃吃地笑。
第二天侯亮平一睁开眼,就看见陈海的脑袋从下铺探上来:“你知不知道,你和祁学长在全校出名了!”
“能不出名嘛,我可是学生会主席,你说从咱们学校里随便拽个人,哪个不认识我,嗯?”
陈海扶额,“你知道你们两个昨晚唱了多久吗,连人家老板都要收摊了,你们还赖着不肯走……”
“唱?我和祁同伟?唱什么了?”侯亮平一脸无辜。

侯亮平也没想到,后来他来到汉东接替陈海的职务,祁同伟为他接风洗尘的时候,唱的就是这一出《智斗》。他接过祁同伟手中的话筒,拍了拍后者的肩膀笑着说,老学长唱功不减当年啊,还是那么好听。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