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双城

开国/当代water watch,历同,欧美,也看一点APH。

【宁丰/季严】好梦如旧(三)

算是番外吧,应倩倩的要求再更一段。


「爱和占有间界限有多细瘦
是否小过眉峰里藏墨暗钩
霜雪吹满头 也算是白首」
你曾经悄悄地买了一本他的日记,没让他知道。其实那时候你每月的生活费并不多,从原本就拮据的生活费中抽出钱来买书更是难上加难。本来你可以直接向他要一本的,说不定他还会在扉页签上名字然后写上几句勉励的话,但如若你真的这么做了,那也就不是你了。
你去书店买他的书是在一个下午,天空飘着些小雨,有些昏暗。十分幸运,书店的店员没认出你来,于是你利索地结账付款然后将那本封面上印着他照片的小书揣进包里,忽然感觉花出去的那几块钱也没那么心疼了。
那是1994年,光荣与辉煌已经尘埃落定,你们的声名依然盛极一时。他的日记里偶尔会提及几笔辩论队的事情,像是那场激烈的舌战的余音。他也一笔带过了你写他的那篇文章,并且化去了你的大名,称你为“F君”。
后来你会偶尔翻翻这本书,权当提醒自己还有过这么一段无需惊险波折却依然激动人心的日子。再后来,随着你去英国深造,电视上渐渐地没了你主持的节目,反而是他露面的次数越来越多,仍然是那个沉静内敛的样子。但你们的频道与节目都相隔十万八千里,任凭谁提起他都不会有人再想到你,反之亦然。
你下意识地觉得以你们现在的身份不宜有太多的关联了。那本书被你收起来,插进你家中占了一面墙的大书架里,如同一片落叶藏匿进浩渺的森林。
有时候你会有种错觉,觉得自己将什么都放下了。如今你过着许多人都羡慕不已的生活,美满的家庭,可爱的孩子与足够多的自由时间,可以随心所欲地游山玩水,也总算实现了你一直以来早上舒舒服服睡个够的愿望。可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醒着,总会有什么东西将你从精致悠闲的生活中剥离出来,再次成为异乡的异客。那是早在二十年前就种下的种子,它融在你的血液里随每一次心跳的搏动涌遍全身,越过八个时区的距离。你知道你的故乡毕竟不在这里。或许你像他一样,也将自己生命的寄托存放在了某个隐秘或公开的地方。
于是这时候你会想起俞教授家的小姑娘,指着书上那一句“江枫渔火对愁眠”,用稚嫩的童音认真地对你说。
“姐姐,这句诗里,有你的名字。”








【这次是真的END了】(跑路)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