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双城

开国/当代water watch,历同,欧美,也看一点APH。

【陈韩】一方死亡三十题


深夜发文。

*谁说“死亡”不可以指政治生命?




1遗物


一副网球拍。

两个人最后一次一同打网球的时候梁淞明放在自己这里的,到最后也没来得及还给他。




2未寄出的信/未发出的短信


草稿箱里的几条存档,关于世博筹办工作中一些细节问题的讨论。

当晚他甚至还想要回复韩晓,不出意料没有发送成功。




3猛然间感到不安


京西宾馆里等着梁淞明的韩晓情不自禁在五分钟内看了三次手表。




4渐渐冰冷的温度


大概指的是人心。




5固定时间一月一次的看望


先前他不敢干这么出格的事,由是一次也没有去过,就连梁淞明保外之后也是如此。

现在他终于可以每个月都来看他了。




6曾经丢失现在又找回的共同品


凡是能够找回的都不算丢失,丢失的东西是永远都找不回的。

一如他们之于对方。




7葬礼


他没有去。




8突如其来的眼泪


梁淞明的内心在多年磨练之下足够坚毅,就连当年他自以为最激动的时刻,在蒙特卡洛的一片喧腾欢跃里大声宣布申博成功的消息之时,也只是语调中带着轻微的哽咽。

在彻底老去之前,他以为流泪这个词与己无关。

后来某一天有人看见一位陌生的老人坐在公园长椅上痛哭失声。那天徐家汇公园午后的阳光很好,在高耸的大中华橡胶厂的烟囱旁边,在他们亲手所植的浓荫之下,有人拉起了悠扬的手风琴。




9触碰不到的你


世博开幕晚会上,隔着落了薄薄一层灰尘的电视屏幕。

他当然没有被批准回到上海现场观看。怎么可能。




10从别人那里得到你的死讯


韩晓听完,只是说了一声,“知道了。”




11空旷的房间


第二天,文字展板与照片全部撤下之后,展厅只剩下四面雪白的墙壁。




12如果我忘记了你


梁淞明忘记的岂止是韩晓。

韩晓也曾经托人打听过那边的近况,得到的回信是,凡是提及同上海相关的话题,梁淞明都只是漠然地摇摇头说不知道。

韩晓不愿想象他在审讯时遭遇了什么。




13亲吻你的照片


他们从来不用这样的方式表达情感。

他们也鲜少有冲洗出来的合照,唯一的一张在梁淞明那里。后来被收走了。




14等待七日的梦境


即使是在那一天他也没有梦见梁淞明,或许他们两个确实是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15相似的面孔


韩晓终于再也没有遇见像他那样的人。




16假装你从未离开


他从来不抱这样自欺欺人的想法。

梁淞明走后的第一天他取消了所有原定日程,没人能找到他。第二天一切如常,他又出现在镜头前,以略微有些沙哑的嗓音云淡风轻地说,梁淞明的事对申城不会造成很大影响。




17深刻在记忆中的画面


他的城市最终也只以一片白茫茫为他送别。尽管梁淞明几乎紧靠着舷窗,想在空中再多看几眼申城,然而窗外只有望不穿的密密实实的层云。

没有返程的飞机在轰鸣中远去,最后化作一只白鸟消失在弥天暗云间。




18永远不会原谅你


其实到最后想想,也没什么是不可原谅的,倘若他还会回来。




19如果可以重来一次


仍然会是一样的故事,一样的结局。

他笑着说,我不后悔。




20刻着对方姓名的戒指


这样的物件当然是不会有的。

遑论戒指,又有什么是仍然刻着他姓名的呢。




21改不掉的习惯


这已经是韩晓这几天来第四次习惯性地拿着市长办公室的钥匙去开书记办公室的门。




22模仿对方生活


梁淞明从来没有告诉韩晓,偶尔他会去不远的武康路上走一走,然后最终停在韩晓儿时居住的那一间小院门前,站在树影里仰起头看法国梧桐叶隙中的日光。

就像梁淞明也不知道,韩晓时常托秘书买来国际饭店的蝴蝶酥,只因为他曾经顺口一提自己住在黄河路时每天放学都闻着这香气回家。

后来梁淞明落马,韩晓进京,两处旧寓所先后失去了对方的暗中关照,终于在继任者的默许之下开始了整修改造。




23最后的通话


又能说什么呢。他们早就知道通话内容会被全程监控着,一五一十记录下来。


“韩市长,上海要入秋了,注意保暖啊。”

“嗯,北京那边天气更冷,你也保重。”



24代替你完成未完成的事


有不少人将梁淞明的出事比作申城的一场地震。而韩晓是那个留下来收拾断壁残垣的人,一面稳定局势一面稳住自己,赶在其他人插手之前于砖石瓦砾之下翻找梁淞明的遗物,尽管手臂已经被碎片划出纵横交错的血痕。

他知道上面不想看见第二个梁淞明。所幸他们暂时只是不想看见第二个梁淞明。

所以他要换一种方式。




25为了你活下去


韩晓当然不为梁淞明而活。但他也做过不少不像他会做的事,为了梁淞明能活下去,在“不杀梁淞明无以谢罪”的风声甚嚣尘上的时候。

他擅自在工作报告里添了三行字,擅自让申城的媒体向全国刊发了通稿之外的信息,擅自在反思讲话里以幽微的辞句陈述另一些内容。早春的记者开放日上,一整个申城代表团在他的示意下三缄其口。

他并非全然身不由己,至少还可以选择背处分,作更多更长的检讨,放弃那个只待迈出一步的擢升的机会,在未知的前路上辗转一个又一个五年。

——为了他活下去。




26梦中呼唤你的名字


稍有些经验的狱警会告诉头一次轮班的新来者,0702偶尔会在夜里以听不真切的吴音喃喃自语,你不要见怪。




27看着你从我面前死去


而他甚至没有这个机会。




28治不好的失眠


韩晓记得曾经听他的秘书颇为苦恼地说过他频繁失眠的状况,也不知道现在如何。

虽然这似乎早已不是韩晓该关心的问题。




29你离开后的十年


韩晓不会常常怀旧,尤其不会时不时地想起梁淞明。他原本就不是伤春悲秋的人。

想起梁淞明只是偶尔的事,比如在某一个失眠的夜里,听康平路夹道叶声响到天明的时候。




30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故人别后无消息,荒草生坟白露沾。





刚从上海回来,五天行程恍如一梦

在更文之前不如先写点轻松的,比如一方死亡三十题🌝

「记得吗 我们一起凭栏
凝望着天边停泊的那朵云
不知从什么岁月漂来
由辉煌而暗淡 默默掉头
缓缓移动 依依不舍
驶向了暮霭沉沉

再也不会回归这个港口
却不顾前路有疾风苦雨
莫不是预感到波谲云诡
也将颠覆岸上的黄昏
怕看到那两双天真的眼睛
惊惧地面对无情的命运」

新建个tag
以后写文可能会放这里

没想到嗑陈韩嗑了一年居然还能找到新东西……
被阔别已久的糖刀杂糅的味道刺激了一下
(然后想起我还欠着一大篇和很多很多小篇的陈韩)

【填词】《林罗刘谭》

#念白毁所有# 哈哈哈哈哈哈哈

天地一沙雕:

没错,我来拔flag了【真诚
(发现了很弱智的bug,尴尬)
曲:《风花雪月》
词:阿飘


“我此来东北,新学了一个词,但一直不解其意,
不知在座哪位同志能解答一二。
这个词是,林,罗,刘,谭。”
“这有何难?――”
林是孤木不成叶落覆苔
罗是四面楚歌只网不开
刘是掷笔金戈文武风采
谭是清塘无水透纸言来
千年泱泱 百年惶惶
飘摇零落 举步豺狼
傲极四海 无知荒唐
清风两股 一朝沦亡
黄土浑噩 镰刃开张
金银四窜 锤起明堂
赤染六合 旗落八方
区区何望 不忘
林是荆门万里少年气才
罗是雁去衡阳桑梓不拜
刘是乱世烽烟踏风中来
谭是刀笔一手血光身外
林是沙场鹰扬千里花开
罗是山水过处不染尘埃
刘是南国北去落身皆白
谭是万般下品无怨无哀
踏遍青山人不苦
亭栏极目楚天舒
头断血流浑不误
忍将七魄作家书
“林罗刘谭,就是罗刘谭什么都不知道。”
弃我华裳 执我长枪
别我故里 行我羊肠
系我虚妄 向我黄粱
听我一曲 红芒
林是沉沙折戟天地铺盖
罗是青山永眠灰骸仍在
刘是举国同悼几人思怀
谭是孑然十年功过沉埋
林是英魂不去计日归来
罗是鲲鹏从风圣贤一载
刘是风雨千秋三生豪迈
谭是绣笔提顿谁言无奈
幼别满堂谁忍顾
不见朝白一呜呼
鬼门关外三千路
沧桑径里报穹庐
“林罗刘谭,就是林育蓉不想打锦州。”

填词仍然没什么长进。
以此纪念站定陈韩一周年(。

答应好的文现在还没写完,并且越写越不像一篇文,我对自己也很服气。

罗大鸟与草上飞:

暗搓搓再放两首
正经向的陈粟和不正经向的刘邓【x
——
唐多令·陈粟
        烽火助千行,清平又逞狂。恨君言、岂是文章。阴字添出多少怨,二十岁,却沧桑。
        儿女竟结良,客斟能几觞。醉不成、何处黄粱。笑见西风秋桂里,共把盏,与陈郎。
西江月·刘邓【梗源电影】
        就此应当别过,明朝必定重齐。劝公切莫妄生疑,年少自该多力。
        张口片言无有,抬足寸步难移。枉云来世以相欺,恨不迟君一纪。

罗大鸟与草上飞:

想写十帅的谢幕诗
最后只写出七首hhhhh
先发出来吧
——
雅怀·六三
天地苍茫也定休,从风自古莫闲愁。
鲲鹏岂是梧桐客,日上苍穹庇九州。
育蓉·七一
漫眼黄沙有路开,荆门一去冢何埋。
琵琶曲动山河泣,不惧来生愧紫台。
仲弘·七二
世事无常岂易知,朝来暮去恨行迟。
泉台龙虎风云会,再渡长江我赋诗。
明昭·八六
尝登复水与重山,暮晓南窗几处残。
一纸真诚君请就,结言再为我合棺。
沧白·八六
诸葛一生何谨慎,吕端大事俱糊涂。
青灯枉记青白事,却向青天问有无。
象谦·九〇
万里东风梦里沙,春秋又度几年华。
青山难解河西恨,愿作尘风伴桂花。
福骈·九二
细语微言愧自名,书成掷笔叹孤宁。
清明不祭庐山雪,月上庐山雪自莹。

宁正在会上说小话被拍到,某位同好兴致勃勃地找我讨论他们俩在聊什么,会不会是在谈论上海的风情和美食……
我:(硬生生地把已至嘴边的回复吞回去)
“……是啊,大概都是在想故乡的莼鲈吧。”


「华亭人再也听不到华亭的鹤唳
黄河边再也见不到长江的风景
秋风起时归故乡的,留下一句托词
也藏不住心底的悲凉和侥幸」